<四> “高風險國家”的提法缺乏科學依據。

   “高風險國家”的提法缺乏科學依據。

 
   報告中作出了一些主觀的判定:“2011年,中國從前10名原木供應國進口的3280萬立方米原木,大約有2/3來自高風險國家;中國原木進口總量的52%來自高風險國家;中國從前10名鋸材供應國進口的鋸材中,41%來自高風險國家;中國從10個最大供應國進口了7040萬立方米原木和鋸材,其中3740萬立方米來自高風險國家;目前中國的木材原料供應中超過一半源于非法采伐和森林治理薄弱的高風險國家。”
 
    可以看出,這些粗略的估算是建立在對“高風險國”的界定上的。根據中國海關統計數據,2011年中國從100多個國家和地區進口原木和鋸材,其中,前10位原木進口國分別為:俄羅斯、新西蘭、美國、巴新、加拿大、所羅門、澳大利亞、緬甸、剛果和烏克蘭,占原木進口總量的89%。前10位鋸材進口國分別為:加拿大、俄羅斯、美國、泰國、印尼、菲律賓、智利、新西蘭、德國和馬來西亞,占鋸材進口總量的91.7%。如果EIA的結論也是依據中國海關數據得出的,那么報告中所指的高風險國顯然就包括了以上國家。鑒于目前全球沒有公認的關于“高風險國”的定義,而EIA隨意把這些國家列為高風險國本是不科學的,也是不負責任的。
    針對這樣一個關系到中國和許多木材出口國名譽的判定,我會期待EIA對“高風險國”的界定方法和依據給出明確的解釋。


qq十三水